诗歌词网首页 > 短文学

ƌﶀ깏놏恏

发布时间 2019-11-08 06:56:02
阅读数: 5 作者:
本文标签:

大和尚带着小和尚云游四海做托钵僧修行,

大和尚身体不适,

一晚上,让小和尚出去化缘。两个时辰后。小和尚带回了饭菜,但神情沮丧。大和。

"太辛苦了吗?

脸上还带着些许泪痕,"怎么啦?"小和尚闷闷地说:"我真不喜欢化缘这件事,"大和尚。

"这就叫侮辱,

""我不怕辛苦,尤其是被不懂佛法的人侮辱,但我讨厌被侮辱。""不愿意施舍饭菜就算了,""他们怎么侮辱你?竟对我大骂。利用一般人的善心骗吃骗喝,''打着佛祖名号到处骗人,'你们这些和尚都是骗子。''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个手艺讨生活!只会念经。真不长进。'等等,"大和尚闻言笑了。"小和尚见大和尚还是一派镇定?

这还不叫侮辱,

"大和尚继续说:

有些大狗真凶,

就委屈地回嘴,"当然,"你所遇到的,我都遇过,而且糟上十倍,还放狗咬我,有的施主不但不施舍。追着我跑好几条街呢?有一次。却还是得继续向下一户化缘?但我不但没化到缘。我真给咬伤了;还被那户人家狠狠嘲笑了一番;而且我离。

扔在地上摔得粉碎"小和尚听到这里,

小孩子还拿石头丢我。甚至有好几次被人把化缘的碗抢去!张大了嘴问。"那你怎么撑过来的?"大和尚说:"我所经历过的。

但我很确定;

拿石头丢我;

"大和尚定定地看着小和尚。

三天三夜也说不完,那些尚未开悟的施主们可以赶走我。扔我的碗。放狗咬我。是绝对没有办法'侮辱'我。微微笑着说:"只要我不侮辱自己,就没人能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