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词网首页 > 文章阅读

中国神话故事书痴

发布时间 2019-09-14 19:16:16
阅读数: 8 作者:
本文标签:

他的祖先曾做过太守,

到了郎玉柱时,

郎玉柱是个藏书人家的后代,为官清廉,得了俸禄不置办家产,而是买了满屋子的书。对书更加痴迷?家里贫困;什么东西都卖光了,只有父亲的藏书,一卷也舍不得丢弃,父亲在世时,曾经书写贴在他座位右边,郎玉柱每天。

他日夜读书。

看见亲友来了。

并用白纱遮盖住。担心字迹磨灭,郎玉柱读书不是为了谋求出人头地!而是确信书中真有黄金粟米,到了二十多岁。不管严寒酷暑人不间断。也不想娶媳妇。而是希望书卷中有美人自己。

每次提学来考查,

寒暄几句话后;他也不懂得接待,又高声读书。弄得客人不得不自己离开,总是第一个表。

腐烂成了粪土,

但郎玉柱更加相信"书中自有千钟粟"的说法?

郎玉柱登梯子爬上高高的书架,

以为是"书中自有黄金屋"的验证,

却苦于不能被任用;郎玉柱正在读书。郎玉柱急忙追逐,忽然大风把书卷刮走,不小心脚陷进泥坑,坑里有腐烂的草,挖开坑,竟是古人窖藏的粟。粟虽然不能吃。读书更加用功?在杂乱的书卷中翻出一个直径一尺的金辇车。非常高兴!拿出来给。

原来只是镀金,并不是真正的金子,郎玉柱暗自埋怨古人骗了自己。没有多久。有个和他父亲同科考中的人,当了本道观察,很信佛,有人劝郎玉柱把金辇献给他当佛龛,观察十分高兴!送给郎玉柱三百两银子,两。

车马都得到验证,

"书中自有颜如玉,

以为金屋。郎玉柱欢喜;因此更加刻苦读书?但这时他已到三十岁了,有人劝他娶妻;我为什么担心没有漂亮的妻子呢?"又读了两三年,没有得到应验,人们都嘲。

一天晚上,快读到一半时,郎玉柱读第八卷;郎玉柱吃惊地说:见书中夹藏着一个纱剪美人,"书中颜如玉;大概是用这个来应验吧!"他心中觉得很失望,仔细一看纱剪美人的眉毛。眼睛就像真的一样,背面隐约有两。

每天把它放在书上。

郎玉柱正看着。

"织女",郎玉柱觉得很奇怪,反复观看欣赏,甚至忘了吃饭睡觉;美人忽然弯身起来。坐在书上。

郎玉柱大吃一惊,

连忙跪拜在桌下:

"请问是什么神?

起身一看,美人已一尺多高了;郎玉柱更加惊奇?又向她叩拜,美人从桌上走下来,亭亭玉立,分明是位绝代美女,郎玉柱拜问,"美人笑着说:"我姓颜名如玉。每天蒙你。

每天读书,

颜如玉劝他不要读了,

你了解我很久了;如若不来一趟,"郎玉柱高兴极了!恐怕千年后不再有深信古人的人了,和美女朝夕相处,郎玉柱一定要颜如玉坐在他旁边!他。

"郎玉柱暂时依她;

颜如玉说:"你之所以不能富贵。就是因为读书的缘故,请看看金榜上,像你这样苦读的有几个。你如果不听;我就要。

却不知道她在哪里?

忽然想起她所藏身的地方,

一直翻到原来的地方,

但一会儿就忘了她的告诫,又吟诵起来。过了一会儿郎玉柱寻找颜如玉,郎玉柱失魂落魄,边诉说边祈祷。拿来仔细翻阅,果然找到颜如玉,叫她她不动;伏地哀求!她才走下来说:"你再不听。我一定和你永远断绝关系!"颜如玉让他准备围棋棋盘等。

就偷偷拿书来读;

每天和他游戏。但郎玉柱心思完全不在这里;窥探颜如玉不在时,因为担心被她发现。就暗中把第八卷拿。

夹杂在其他地方来迷惑她。

郎玉柱正读得入神,

一看见她,

急忙把书掩起来,

郎玉柱搜遍所有的书,

于是他再跪下哀求!

颜如玉来到时竟没有发觉。但颜如玉一去不复返,再也找不到,仍然在第八卷中找到她,连页数都不错,颜如玉于是走下来,发誓不再读书;和他下棋,我一定又要离去!"到了第三天。"如果过了三天还下不精,有一局棋郎玉柱赢了颜如玉两个子,颜如玉很高兴!又给他一把琴。限定他五天练熟一支曲子,郎玉柱集中注。

颜如玉于是每天和他喝酒下棋。

颜如玉又放他外出。

"一天晚上,

用心练琴。没有时间顾及别的事,他因此快乐得忘了读书,让他交结朋友,颜如玉对他说:"你可以参加科试了。"我和你同住了这么久。郎玉柱对颜如:

为什么你不生孩子呢?"过了八九个月;颜如玉果真生下个男孩,他们雇了一个老妈子抚养他。颜如玉对郎玉柱说:"我跟你两年了。已生了儿子,可以分。

恐怕成为你的祸患。

时间久了,到那时后悔就来不及了。"郎玉柱听了以后伏在地上不起来,"颜如玉也伤心,很久才说:"你一定要我留下!"郎玉柱说:就应当把书架上的书全部散掉,"这是你的故乡,也是我的生命,"。

这件事被县令史公听到了;

史公是福建人,

颜如玉听到消息就隐身消失了,

怎么能说出这种话,郎氏亲族中有人窥见过颜如玉,因此都来问他;郎玉柱不会说假活,没有人不大吃一惊。只是默不作声。青年进士,想看一下传说中的颜如玉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美人?就传令拘捕郎玉柱和颜如玉;听说这。

县令发怒,

丫鬟透露了一点情况。

久久不散,

拘留郎玉柱。严刑拷打,下令革除他的身份;一定要知道颜如玉的去向,郎玉柱宁死也不说一句话,县令又叫人拷打他的丫鬟,县令认为颜如玉是妖怪。亲自乘车前往郎家,只见满屋书卷,多得搜寻不尽;于是放火烧书。庭院中烟气凝结,郎玉柱被释放后。托人说情,这一年秋试中举,才恢复了功名,第二年考中。

他对县令恨入骨髓!早晚祈祷说:"你如果有灵。为颜如玉设了一个灵位,一定要保佑我去福建作官,"后来他果然以御使身份到福建巡视,在福建期间。他查访出那个县令的罪行;抄没了他的家;他随手弹来都符合。

"你难道不顾念那呱呱啼哭的儿?